王良享 吼準时机「上车」「下车」
王良享 吼準时机「上车」「下车」

上周三美国联储局议息,并没像3月份一样释放出更鸽派的讯息,在会后声明的措词中,反而有点为今年内加息继续铺路的意味。虽然联储局再次调低经济活动评估至「放缓」,但随即解释引致经济疲弱的因素是「临时性」居多,而且在疲弱的数据(美国刚于议息前公布第一季度GDP增长只得0.2%)之下,联储局并没有像3月份会议声明般,说明下一次会议不会加息,技术上下次会议仍有加息可能性。

美国第一季度GDP增长放缓,主因为油价下跌令资本性投资萎缩,其次是因为美元滙价上升令净出口减少,此两个因素均具滞后性的影响,纵然油价已从底部反弹41%及美滙指数从顶部下跌近5%,其正面影响相信要延至第三季度才会浮现,因此联储局只可因7、8月份经济数据反弹,而于9月份加息。

留意欧罗止跌回升时

笔者于3月份联储局议息前曾于〈谁在货币战争中佔主导〉(《信报》)一文中指出,美国不会让美元滙价无止境上升,当释出鸽派讯息。从3月18日至今,欧罗滙价已反弹6%,英镑滙价最高见1.55,亦从底部反弹5%,日圆虽有反弹,但升幅轻微,兑美元止于118.5,现已重回120水平。欧罗反弹,除因美国于货币战中反击外,更因「量宽买债」基础不如人,有先天性缺憾。

欧猪国债孳息率在欧洲央行买债后大部分跌至历史低位,10年期意大利及西班牙国债孳息率均在1.5%以下,债价已超贵。4月份欧罗区消费物价指数无升跌,停止了连续4个月跌势,若通胀继续回升,不久将来大家将会听到欧洲央行亦开始谈如何「退市」。笔者曾指出,搭欧洲「量宽」顺风车买欧股无妨,但记得要在欧罗止跌回升时下车,应要注意。

日股逢低吸纳

与欧洲央行相比之下,日本央行的量宽决心较大,日本受通缩之累已十多年,现有首相安倍晋三排除万难打弱日圆牌,央行岂会背道而行。上周四日本央行议息前,将本财政年度的经济增长与通胀预期调低,央行现在预期通胀至2016年3月只有0.8%,安倍制订的2%目标要到2016年底才达标。在议息公布政策不变后,已有日本政客纷纷表态,认为日本央行做得太少、太迟。由于日本对抗通缩之战意正浓,笔者维持对日本央行将于今年第三季加大量宽的预期。

笔者于2月17日〈美元兑日圆转势了吗?〉一文中曾指出,弱日圆并非推高日股的唯一因素,日本政策中,通胀目标、央行购上市基金、推迟销售税、游说企业回馈股东,以及退休基金沽债买股,皆以推高股市为目的。当时笔者提及的乐天株式会社、参天製药与良品计划于过去两个半月内分别最多升35%、22%及41%。日经平均指数在触及20000点心理关口后,随日本央行不加大量宽出现技术性回吐,可逢低吸纳。

英股滙沽压稍后消失

英镑滙价在保守党民望于过去一个月内回升刺激下,回升至1.55的两个月高位,但在比预期弱的第一季度GDP数据公布后,急速回调至1.5150,跌势凶猛,市场似在针对5月7日的大选作短期部署。不少分析员认为,鉴于保守党与工党似乎都无法获得绝大多数议席,而会形成「悬峙国会」(Hung Parliament),不确定性增高,应避开英国资产,因此英镑大跌,英国富时100股指一周内则下跌1.7%。

笔者认为,自今年初,市场已有将英国大选的「不利」因素计算进股市及英镑滙价当中,英国富时100指数年初至今升幅只有6.4%,大大落后于欧罗区STOXX 50指数的14.9%,意大利富时MIB指数的21%。自年初始,英镑兑美元滙价下跌2.8%,兑欧罗滙价则上升4.8%,欧罗区量宽令欧罗兑日圆滙价自年初下挫7.3%,相比之下,有继续量宽压力的日圆在期内兑欧罗升得比英镑还多,不是因为英国有「大选不确定性」是什幺?

综合各大选前民调显示,保守党与工党支持率现均在33%至35%之间,两大党均无「绝大多数」,大选后现任执政党首先会试组联合政府,若失败,则由工党替上组联合政府。由于保守党的樽节措施及欧洲政策备受批评,导致工党组政府机会上升。传统上,左倾的工党政府对企业及市场不友善,因此市场已有避开英国股市的举动,第一季度英国市场交易所上市基金(ETF)录得有史以来最高净流出,英镑兑美元外滙期权的引伸波幅则升至2010年至今最高水平。细阅两党政纲,其实最大分别在财政政策,工党认为可加税及增加政府支出,保守党则严守樽节,现在的市场反应已属足够,英国股市及英镑的沽压将于大选后消失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