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
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【好野人在乌布】上贼船

噢耶,我上的是贼船吗?我也不知道。

半个月前的早上,接到一则简讯,我问好野爸:“雅婷问我要到Gili Meno参加三天两夜的‘灵性舞蹈营’吗?现在报名可以享有25巴仙的早鸟优惠价。”好野爸耸耸肩不置可否,我歪着头考虑了三秒钟,向好野爸报告我的答覆:“好啊!就当作是给自己的44岁生日礼物好了!”

好野爸压根儿没听过“雅婷”这号人物,其实,我跟她也不熟,我只知道她是台湾美人,半年前和美国籍的电脑神童丈夫搬到峇厘岛乌布来过日子,喜欢美食、舞蹈、瑜伽和画画,以“每分每秒都在过美丽的日子”为终身志业。每个星期天在ARMA美术馆的人物写生活动结束后,我们通常会一起吃个午饭聊个天儿。这会儿,要是好野爸问我:“雅婷是谁?除了她,还有谁会参加这个活动?”我一定是这幺回答:“雅婷是每个星期天在一起画画的朋友,我只知道她会参加这活动,其他的参与者是谁?什幺来头?我不知道哇!”

(好野爸,没问。)

“灵性舞蹈营”?那是个什幺东西?雅婷分享的活动海报,画面是一对俊男美女在黑漆漆的夜晚跳着火辣辣的贴身舞。哇塞!灵性吗?舞蹈吗?营吗?这三个主要关键词从来没在我快44年的岁月中沾过边呀!啊!啊!我一定是哪根筋跳线了,我怎幺会答应得这幺爽快?这会儿,要是好野爸问我:“灵性舞蹈营?怎幺个灵性法?是去跳舞吗?跳什幺舞?你会跳吗?三天两夜都在跳舞吗?除了跳舞,你们还做什幺?”我一定是这幺回答:“不知道!不知道!我不知道哇!”我除了不知道会跟谁一起度过三天两夜、不知道活动内容到底是什幺、不知道Gili Meno在哪里,更不知道我们会住哪里、吃什幺、怎幺去!

(好野爸,没问。)

你怎幺可以没事随便乱参加Camp?

关于这份自己送给自己的44岁生日礼物,我只知道我11月24~26日,不在家!(噢,我还知道:需要付多少钱!)当我在饭桌上向哥俩宣布:“下下个星期的星期五早上到星期日傍晚我不在家,爸爸会照顾你们,Okey?”

“你要去哪里?”

我要去Gili Meno。

“和谁一起去?”

和朋友一起去。

“什幺朋友?是谁?叫什幺名字?”

雅婷阿姨,我会和雅婷阿姨,还有她的朋友一起去。

…………(好野哥的步步追问族繁不及备载,从略。)

(小朋友,你问得未免太多了!)

我尽最大的努力回答好野哥的连环问号,最后获得他“勉强放行”的:“你怎幺可以没事随便乱参加Camp?下次不可以这样!!!”从头到尾袖手旁观看好戏的好野爸这时劝解道:“她要去,就给她去嘛!”好野弟趁他哥翻着白眼扒饭的空,问我:“妈妈,你星期五、星期六、星期天,都不在家,对吗?”我头还没点完,只见好野弟转身以“总有一天等到你”的兴奋语气要求他爸:“爹地,妈妈不在家的时候,我!每一餐!都要!吃泡麵!!!”

啊!走进婚姻生活已经12年,这还是我第一次没有在三帅的陪同下,“独自”出门。我,会不会上了贼船还帮忙船老大数算钞票啊啊啊啊啊啊……

(谜之音:老闆,您开的若是贼船,我愿意把自己卖了,还帮您数钞票。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